QQ咨询

会员中心

我的消息

咨询留言
姓 名*
联系方式*
咨询内容*
123律师网

微信扫一扫在线咨询

在线咨询律师

 全国

医疗事故怎样收集证据,什么是医疗事故争议的重要证据

责任编辑:暂未填写 |  2022-07-02 12:18:04 |  2
  法律更关注的是医疗事故的证据整理问题。该网站通过网络整理医疗事故证据整理的相关信息。我们来看看详细的介绍。  医疗事故证据的整理北京大学教授熊卓为

  法律更关注的是医疗事故的证据整理问题。该网站通过网络整理医疗事故证据整理的相关信息。我们来看看详细的介绍。

  医疗事故证据的整理北京大学教授熊卓为博士因脊椎滑脱于2006年1月23日中午住进了北京大学医院。没有进行必要的身体检查和观察,第二天早上8点就做了手术。患者术后第二天开始感到腿痛,出现各种血栓症状。医生没有做任何检测、监测和治疗。术后第六天,1月30日22时10分,突发肺栓塞,1月31日抢救无效。这是一起严重的医疗事故。极度悲痛中,经过家属与北大领导、医院长达一年的协商协调,北大医院和医生仍拒不承认任何错误,无奈之下只好将此案诉至法院,请求世人公正诚实的良心作出公正诚实的判决,以正冤屈,以挽救更多无辜患者的生命和痛苦万分的家庭!熊卓为教授手术前的身体状况根本不适合做脊柱手术,更不用说要他做这么大的手术了。熊教授当时的身体状况根本不适合做这种手术:熊教授是一个极度高危的病人。她术前长期患有高脂血症、型糖尿病、高血压和高凝血症,长期服用阿司匹林,脊柱手术后不得不长期卧床,术后出现停用阿司匹林引起的反弹。此外,她是一个50岁的女人。如果在这种极度高危的情况下进行脊柱手术,术中和术后因深静脉血栓形成导致的肺栓塞、心源性栓塞、脑栓塞等死亡风险会大大增加,而且远高于常规患者!深静脉血栓形成是一种相对罕见的手术并发症,但其在脊柱手术后的发病率高于其他手术。尤其是对于高危患者熊教授来说,长期服用阿司匹林,下肢深静脉血栓的发生率肯定高于普通人,这是医学常识。作为全国最好的三级甲等医院,作为主刀医生的北大医院骨科主任李春德医生不可能不懂这样的常识!医生知道患者有多种手术危险因素,对这类高危因素患者进行脊柱转位手术很可能导致肺栓塞。知道肺栓塞是致命的,医生不但不劝阻反而鼓励患者做手术。医嘱、术前谈话、术后处理无深静脉血栓形成的相关记录和预防措施。(第十九条术前谈话记录中不能包括深静脉血栓,因为深静脉血栓不是不可预测的!只是发病率比较低),入院十几个小时才手术,没有必要体检。4天可以下床,7天可以恢复。这说明熊教授的死亡,要么是医生的极度无知,要么是医生的严重失职,要么是医生的故意医疗犯罪。熊教授轻微脊椎滑脱,小手术就够了。他应该不会有一个不到一周就花了11万多的大手术。这种为了收入而过度手术,大大增加了术后引发深静脉血栓的风险,导致肺栓塞、心源性栓塞、脑栓塞死亡。这种在没有任何预防措施的情况下,不顾患者诸多高危因素,贸然决定进行如此大的手术,最终导致患者肺栓塞死亡。这无异于医学谋杀。如果医生在术前看重病人的生命价值而不是经济效益,劝阻病人手术,或者医院在术后对病人的血液流变学进行了必要的检测和监测,在血栓形成过程中对病人的各种症状采取了抗凝等治疗措施,这个优秀的科学家本来是可以活下来的!证据:病历;医院给北大领导的一封信;第二条术前准备和术前检查不充分。熊卓为博士于2006年1月23日中午因轻微脊椎滑脱住进北京大学医院。在没有进行必要的身体检查和观察的情况下,他在8点钟接受了手术

   3.对患者的高危因素视而不见,没有任何预防措施和抗凝治疗。4.术前凝血检查,不像患者的,有更改化验单的嫌疑(因为病理单不是患者的),因为结果与患者实际情况不符。5.没有家属参与术前讨论,没有对患者高危因素进行临床评估,没有告知家属术后肺栓塞的可能性,低估了术后并发症,没有采取预防措施。证据:病历、医疗常规、专业文章三雄教授术后第二天开始出现各种深静脉血栓的症状。医生不仅诊断错误,而且没有做任何必要的检查,没有采取任何措施防止症状进一步恶化。这是熊教授在术后第七天死于肺栓塞的最根本原因。证据和理由:从给北大的报告和给王建国的信中,解释下肢静脉血栓形成并引用文献可以看出,医院承认患者死于下肢静脉血栓形成,导致肺栓塞,并承认“被动活动(北大报告第2页第1行)可以通过物理方法预防下肢静脉血栓形成(第2页第1行,信)。为什么在考虑到“患者有胃溃疡,不能服用阿司匹林”的情况下,没有指导患者术后及时按摩下肢,加强被动活动,预防下肢静脉血栓形成?(这种措施是预防下肢静脉血栓最简单有效的方法。从深静脉血栓形成到肺栓塞都有相应的发病机制、症状和体征。即使出现深静脉血栓,如果及时发现和治疗,也不会危及生命。放置下腔静脉滤器可以预防肺栓塞。术后出现腿部肿痛的患者,临床上应考虑下肢静脉血栓形成。而医生武断地认为是术后症状或低血糖,未能及时进行超声等任何相关检查和治疗措施,从而延误诊断和及时急救,造成患者死亡的严重后果。术后无相关治疗记录和预防措施。医生的特护医嘱是在1月30日晚上10点半,死亡前6小时下达的,这是证据之一。直到病危方有其他科室会诊,我才及时找相关专业科室会诊。这个时候已经晚了,没有咨询记录。报北大,附件里有普通查房。

  讨论,但病历既无相关记录,又无术前讨论记录,对下肢静脉血栓形成,肺动脉栓塞等并发症预防只字未提,更无如何处理和收费的记录。

  1月29日无护理记录,1月27日、28日护理记录极其简单,说明护理,病情监测疏忽,病房管理混乱。

  没有让患者及时恢复服用阿斯匹林是导致并发症的因素之一,院方事后认为“患者有胃溃疡而不能服用阿斯匹林”,但众人所知肠溶性阿斯匹林不会加重胃溃疡,事实上熊卓为术前已长期服用肠溶性阿斯匹林,并没有出现任何并发症!此外熊卓为并无胃溃疡史,根据举证倒置原则,院方应出示诊断胃溃疡依据。

  阿斯匹林预防血栓形成的作用已为世人公认,院方拿病理报告作术后不用阿斯匹林的托词是不成立的。栓塞的血栓内部结构不一,栓子前后成分不一,院方出具的病例报告既没有注明送检材料是什么,又没有记录取了多少块样本,因此该病理报告不具备真实性。

  术中没有任何抗凝措施。术后观察、预防、检查均没有。[page]

  术后没有向病人交待要尽早下床活动

  术后没有复查凝血情况,即使术前凝血化验单是病人的,术前正常也并不代表术后也还是正常,不知是否术后已高凝,也无任何预防措施。

  术后第2天,病人叫脚疼(下肢静脉血栓的症状),没有作任何凝血相及血管超声等有关静脉血栓的检查,只给病人服止痛药(奇曼丁),主观判断是“术后神经痛”延误了病情的诊断。

  术后第3天,主治医师离开医院,再也没有看病人。

  术后第4天,病人足痛蔓延到小腿,疼痛加重,已表现出下肢静脉血栓的症状,医生仍视而不见,仍未作任何检查,又加了一种止痛药(泰勒宁),又一次延误诊断,延误病情。

  实际上,此时病人下肢静脉血栓已经形成且加重,如果及时检查血管超声,抗凝治疗或手术取栓均可防止血栓向肺部移行,可以避免肺栓塞。肺栓塞的栓子来源,第一常见于下肢静脉血栓,而骨科手术后最常见的并发症之一就是下肢静脉血栓。事实证明患者死于肺栓赛,而其栓子极大可能来源于下肢静脉血栓,为什么不作有关血栓的一系列检查?病人直到死前均无任何抗凝措施,这难道不是医疗事故?

  术后第5天,病人头晕,仍然未作任何检查,又一次延误诊断和治疗时间,延误病情(未作血管超声及肺CT等,始终未查凝血相)

  既然已做手术,又明知患者第二天就已经出现血栓形成过程中的各种症状,医生必须但却没有采取任何预防和治疗措施,我们不知道这算不算医疗犯罪?算不算医疗谋杀?

  证据:病历;账单;文章

  四熊教授肺栓发生后,医生使用了错误的抢救方法,暴力致使心肝破裂,腹腔积血,完全丧失了通过体外血液循环取出肺栓抢救患者生命的可能性。 抢救阶段手忙脚乱,组织无序。术后第7天,病人从晚上10点40开始呼吸困难,到死亡整整6个小时时间,医生手忙脚乱,找不到氧气等抢救物品,直到手术取栓前没有任何溶栓治疗,从呼吸困难到手术开始延误了3个小时的治疗时间,可以说抢救并不及时也不合理。

  更为严重的是,由于医生用了错误的抢救方法,致使熊教授心脏和肝脏因使用暴力严重破裂,腹部大量积血,这完全丧失了通过体外血液循环取出肺栓抢救患者生命的可能性证据:见病历和抢救记录

  五在对患者的治疗过程中,医生违反医疗和手术常规

  在上述一至四项中,从患者入院、术前检查,术后检查、对症状采取必要措施、护理、直至抢救整个过程均有违反医疗和护理常规的证据。

  没有及时请相关专业科室会诊,直到病危方有其他科室会诊,此时已为时已晚,并且无会诊记录。

  给北大汇报附件说明有全科查房讨论,但病历既无相关记录,又无术前讨论记录,对下肢静脉血栓形成,肺动脉栓塞等并发症预防只字未提,更无如何处理的记录。

  1月29日无护理记录,1月27日、28日护理记录极其简单,说明护理,病情监测疏忽,病房管理混乱。

  证据:病历,医疗常规大全,护理常规大全

  六医院和医生缺乏职业道德及病案造假

  院方认为“病人有胃溃疡,不宜抗凝”之说不妥,是为了推卸责任。病人胃溃疡已愈合多年,是过去 病史不是现在病史,何况入院后没有作任何有关胃溃疡的检查和治疗,何以说明病人术前有胃溃疡?相反病人术前的主要情况是高血脂,高血小板,正在服阿司匹林,说明高血脂、血液高凝是病人术前的主要情况,为什么把病人的过去病情当作不抗凝的理由?反而视病人的现在病情于不顾?视病人有多种高危因素于不顾,草率决定动如此大型的手术且没有任何预防措施,以至于最终导致病人肺栓塞死亡。

  没有让患者及时恢复服用阿斯匹林是导致并发症的因素之一,院方事后认为“患者有胃溃疡而不能服用阿斯匹林”,但众人所知肠溶性阿斯匹林不会加重胃溃疡,事实上熊卓为术前已长期服用肠溶性阿斯匹林,并没有出现任何并发症!此外熊卓为并无胃溃疡史,根据举证倒置原则,院方应出示诊断胃溃疡依据。

  阿斯匹林预防血栓形成的作用已为世人公认,院方拿病理报告作术后不用阿斯匹林的托词是不成立的。栓塞的血栓内部结构不一,栓子前后成分不一,院方出具的病例报告既没有注明送检材料是什么,又没有记录取了多少块样本,因此该病理报告不具备真实性。

  伪造病例:术前血常规,肝功能出报告同一日期,同一小时,同一分钟。

  工作马虎,不严谨:

  抢救手术前谈话记录“肺动脉切开取栓的可能” “肺动脉切开取栓的可能”不是专业手术名称;给王建国的信件错字多处,如“高危因素”写成“高位因素”,“阿斯匹林” 写成“阿司皮林”,令非学医的患者家属无法读懂,更无法理解。这也反映了院方是如何重视熊卓为医疗事故的。死者家属被这突如其来横祸击倒,精神已经崩溃,加之没有经验,没有及时封存病案。等到两周以后封存病案时,我们发现病案的关键部分已经被造假。

  在每天的查房记录中,病人向医生反映每天症状的病情记录大多没有了。谁都知道,血栓形成过程中病人小腿胀痛难忍,没有病人会不把胀痛的感觉告诉医生的!

  患者23日中午入院,许多常规检查根本就没做。但在病案中却记录着所有的检查都在23日下午做了。我们知道许多检查必须在空腹的情况下做,下午怎么可以做?做了有什么价值?

  我们发现在病案中记录着患者的血常规和肝功能是分别由两个不同的检查员同时在23日下午13点17分完成的检查。这怎么可能?我们中午才入院,血常规和肝功能检查需要花不同长度的时间,他们怎么可能正好同时完成?这说明这些检查结果是患者死亡后补上去的。

  病案中记录着医院对患者的手术前必须做的传染病(爱滋,梅毒等)检查结果送出的时间是24日下午14点17分,而患者是在24日早晨8点多做的手术。谁都知道,患者没有作传染病检查之前是严禁进手术室做手术的。这说明这份检查结果是患者死亡后补上去的,也说明医院对患者在手术前根本就没有做必要的检查,严重违反了常规。

  更为严重的是对患者血栓的化验单造假。患者的血栓是在1月31日凌晨在抢救过程中取出的,而血栓化验单上的日期是1月29日。那时患者还活着,血栓根本还没有取出来,怎么化验?这说明他们是在手忙脚乱中造假。为什么造假?尤为严重的是,医院为了欺骗北大领导,把混合血栓改为红色血栓。因为血栓的性质(脂肪血栓、混合血栓还是红色血栓)与医院没有对患者采取抗凝措施和恢复服用阿司匹林的后果有关!只要他们能把脂肪血栓或混合血栓造假成红色血栓,他们就可能部分逃脱因没有对患者采取抗凝措施和恢复服用阿司匹林带来的死亡后果的责任! [page]

  更多关于:医疗事故的证据整理的详情,请咨询本站专业客服,为您提供一对一的律师咨询服务和法律援助。

关键词:

医疗纠纷

推荐口碑律师

  • 管麟猛律师 擅长:工程建筑、劳动纠纷、合同纠纷、交通事故、债权债务

  • 陈林律师 擅长:债权债务、人身损害、建设工程、合同纠纷、刑事辩护

  • 魏凤英律师 擅长:知识产权,公司企业纠纷

  • 王先恩律师 擅长:专注于离婚纠纷、财产分割、继承纠纷的律师

  • 李剑敏律师 擅长:婚姻家事、合同纠纷、债权债务、劳动争议、企业法律风险防范

  • 林鸿传律师 擅长:擅长刑事辩护,借贷案件、民间借贷

  • 黄杰律师 擅长:合同纠纷、债权债务、交通事故、婚姻家庭、刑事辩护

  • 刘建杰律师 擅长:债权债务、合同纠纷、婚姻家庭、交通事故、刑事辩护

  • 赵基起律师 擅长:房产纠纷、刑事辩护、股权纠纷、法律顾问、融资借款

  • 王刚律师 擅长:刑事辩护、取保候审、公司税务、婚姻家庭、行政诉讼、行政复议、商标法、常年法律顾问

友情链接

FRIEDSHIP LINKS
  • 扫码咨询律师

  • 关注官方公众号

2018-2021 www.12364.com 123律师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热线QQ:5657981   ICP备案号:渝ICP备19001555号-22